来自 江都 2019-06-21 05:11 的文章

万万没想到:租房开店房子被砸 砸房子的竟然是

  吕老板:砸的你看,你们当时有没有喊让他们停啊,他们人多呢,后面站的都是,他们知道你们家还在正常营业就砸了 照样敲

  喊不动劝不住,对方人又多,吕老板赶紧报了警,等梅岭派出所民警赶到的时候,店头的墙已经被砸掉了小半边。

  吕老板:我们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我们是这里买房的房主要我们来把墙敲了的。警察来了,他们说他们有房产证,是法院拍卖,他们买下的。

  吕老板说的,他家这个面馆是今年二月份从一个叫陆健的人手上租下来的,租期为三年,现在还在租期之内,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被法院拍卖了呢?

  吕老板:我们其实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是跟房东(陆健)签的,合同什么都有,我们是2月份签的合同,没想到6月份就拍卖了。

  记者注意到,在吕老板跟陆健的合同当中明确写着:“甲方(即陆健)合法拥有房产座落于 扬州市史可法东路83号东第二间商铺”,而在实际房产证上,产权人并不是陆健本人,而是周本浩,周本浩所拥有的产权面积,涵盖了吕老板面馆在内,一共是2250.35平米。

  吕老板:他们买下的店面包括你们家吗?是一家,是一起拍卖掉的,包括隔壁卖蔬菜的,棋牌室,一起被拍卖了,这排都是,总共拍卖了2400多万

  上个月24号,这条边各家店铺都收到了一张来自靖江市人民法院的公告,说的产权人周本浩因为卷入金融借贷合同纠纷案件中,史可法东路83号地产进行了司法拍卖,并且已经被别人买下,各商铺必须立即撤场。

  吕老板:法院也找我们谈了,就说要我们找陆健,法院其实也在压到陆健把这个事情解决,但他只能给到20万,我们不谈其他,你最起码要赔我们40万。

  原来跟吕老板签合同的陆健,充其量只能算是二房东,现在这个房产被法院拍卖了,序理说,二房东陆健应该承担相关赔偿,但是双方一直谈不拢。

  吕老板:我们装修了几十万,另外租了三年的合同,我们才经营了四个月,你说这个损失跟谁算?

  石老板:你们经营了多久啊,我们经营了一年了,也是跟陆健签的?对对,现在关于这个赔偿你们有没有谈好呢,提过,但是没成后来就没理会。

  这位石老板也是跟陆健签的三年租房合同,但因为赔偿问题一直谈不拢,而且现在陆健的电话,就再也没打通过。

  吕老板:说实话,我们家里人很痛苦,你说花了几十万装修,一共才开了四个月,你说损失多少,以前(陆健)跟我们交涉过赔偿这一块,但是没有达成协议,现在就是派他们来这么做,我们不谈是不是黑社会,但是最起码不讲理,搞成这样子

  石老板:毕竟三年的合同,再加上我们家才经营起来,我们前期也赔了那么多钱,做这个生意要先铺路,他到现在没有一个交代,没有一个说法,我们也不能就这样随随便便走了

  吴春雨:你租房子,首先要看人家的房产证,如果房产证上的户主跟你谈的人不符,你最起码要求要见房东本人,或者转租的,你要看它本身的租赁协议,转租许可,房东同意他出租,这个时候才可以跟二房东签。

  律师的意思,签订合同的租户们,在签合同的时候,也有一定的责任,而对于陆健回避店主们谈赔偿的做法,吴律师觉得他的行为有可能构成诈骗。

  吴春雨:目前法院已经司法拍卖,也就是说当时这个官司,早就开始打了,早就被法院查封了,查封了之后你再去租,作为法院肯定不会理你,所以这个事情找法院谈不起来,你找原来的房东,他认可才认可,他要是不认可直接没有办法。再加上涉及这么大的数额,我认为主观上应该来说是有故意的,是不是涉嫌诈骗犯罪要由相关机关来决定。目前店主们第一件事就要联合起来,到公安举报,把了解的情况向公安反映,公安机关是不是能认为陆健涉嫌犯罪,靠刑事途径解决,如果相关部门认为不太构成犯罪,最起码通过民事途径来告陆健。

  按照律师的说法,现在租户们只能尽快联合起来到公安举报陆健的行为,然后走法律途径,这样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这个事情也给大家一个教训,租房子的时候啊,请一定要看清楚对方有不得房产证,究竟是不是真房东,不然的话,就会像吕老板那样蒙受了巨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