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江都 2019-09-09 10:03 的文章

写游记拿旅行基金青山隐水声声慢灿烂六月下扬

  扬州,一座江苏省内的历史名城,拥有“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称,长江运河大运河交汇之处,坐拥“中国运河第一城”的美誉,曾经,繁花似锦,繁华之至,无数文人墨客竞相折腰,写下脍炙人口的惊艳诗篇,最有名的的当属李白的千古历句“古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三月游览扬州成为流传千古的时尚旅行。

  扬州,这是一个大智若愚的女子,这是一首耐人寻味的诗词,这是一段柔肠百结的声声慢。我试图去探访她优雅端庄的美,擦拭她眼角的泪水,却发现“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6月初始的第一个双休日,6月1日至6月2日,我和朋友一拍即合,开始了扬州的两日之旅,借用杜牧“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的经典诗句,我们把这次旅行取名为“青山隐水声声慢,灿烂六月下扬州”。

  6月1日 杭州-扬州汽车西站-朱自清故居-马可波罗纪念馆-途客中国扬州个园店-东门遗址-东关街-古运河。

  6月2日 花园茶楼运河一品店-何园-文昌阁-珍园-钟书阁-冶春珍园店-扬州汽车西站-杭州

  由于杭州到扬州没有直达的高铁,6月1日早上9点多,我们从杭州汽车北站出发,乘坐长途汽车,经过四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直接到达扬州汽车西站。

  下车处是扬州汽车西站外围公交车等候区域。环境陈旧昏暗,卫生间也不太干净,不过公交线路四通八达,还附有详细的公交路线图,一目了然,方便游客。

  扬州汽车西站,和周边的扬州高铁站,公交车等候区域,几乎无缝对接,对游客来说免去了辗转的麻烦,公交线路丰富,几乎四通八达,支付宝开通扬州公交乘车码就可以扫码乘车。

  希望扬州汽车西站外围环境卫生状况能有所改善。也期盼杭州和扬州之间能迎来高铁开通的一天,毕竟交通方便是发展旅游的最关键因素之一。

  扬州行的第一站,便是位于广陵区安乐巷27号的朱自清故居。故居是向公众免费开放的,充满人文历史纪念价值。

  自扬州汽车西站乘坐88路公交到达琼花观。顺着导航步行,在扬州老城区的一片纵横交错的狭窄小巷中寻寻觅觅,愈发深入扬州街头巷尾,愈发察觉时光觥筹交错,往事即使并不如烟,也沉醉在朱自清散文的言语之中。

  脑海里浮现着《背影》七拐八拐,峰回路转,寻寻觅觅,询问周边居民,终于达到了朱自清故居。

  朱自清,民国著名散文家、诗人、教育家。代表作《背影》《荷塘月色》等脍炙人口,优美细腻的文字,深沉质朴的情怀。这位文学家的人生经历与故居何尝不让人探寻,耐人寻味?

  朱自清在扬州的故居是朱自清一家三代人人在扬州期间居住的三合院。隐隐于市,青砖黛瓦,雕梁画栋,简约质朴。富有江南水乡特色的小院子,抬起头一片绿意盎然。尽管沧桑岁月早已投射斑驳的痕迹,尽管物是人非事事休,小院子安静清幽,遗世独立,外面的世界千变万化、时代车轮滚滚,和这座小院子是几乎隔绝了的。

  朱自清故居里大量文字和老照片,声情并茂,娓娓道来朱自清作为文人精彩又短暂的一生。最大力度还原朱自清先生一家曾经真实生活过的痕迹。民国时期的卧室、书房、客厅,带领我们在不经意间穿梭进老时光,一家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再度上演,一一呈现。

  朱自清一家三代本来在此享受天伦之乐,其乐融融,因为《背影》里的父亲,一度固执于旧时代“父父子子”那种伦理纲常和占有欲的爱。父子关系剑拔弩张,最终分崩离析。

  朱自清先生把自己的曲折经历和柔肠百结,点点滴滴,心血篆刻,文字流露《背影》《荷塘月色》等作品于是应运而生。

  在质朴恬静的朱自清故居,是岁月默默沉淀的味道,你的背影在荷塘月色里如此寂寥。

  从朱自清故居走出,一路走走停停,准备去泰州街的酒店办理入住。路过泰州路102号,“马可波罗纪念馆”,几个字映入眼帘,相比东关街的繁华喧嚣,这个纪念馆隐隐于市,朴素低调,免费开放。热爱历史又沉醉安静的我如何不一探究竟?

  马可波罗,意大利著名旅行家、商人。从小跟随家人经商,游览五湖四海。十几岁从意大利粗发,经过数年到达中国。

  游历过西安、北京、扬州、镇江、苏州、杭州、福州、泉州等许多城市。从南到北,穿越中国。受到元朝统治者的尊重和敬仰。护送元朝公主远嫁,也曾在扬州为官三年。马可波罗与扬州缘分深厚、源远流长。

  在狱中幸得知音,作家根据马可波罗口述,阴差阳错完成了大名鼎鼎的《马可波罗》游记,让西方统治者相信东方“遍地都是黄金”开发新航海路线,改变了世界格局。马可波罗在狱中口述的经历或许成了他独特的精神支柱,出狱后随即结婚,平静安然终老。《马可波罗游记》名垂千古,万世流芳。

  非常感谢纪念馆的志愿者。小姑娘看我对历史兴趣盎然,于是自告奋勇,热情主动地从头到尾详细讲解。非常感动。

  纪念馆里图文深情并茂,文字详细讲述,图片刻画生动、蜡像栩栩如生,道尽马可波罗的一生。马可波罗出生商人家族、初出茅庐游览世界各地,与中国的十几年的神奇渊源,“辉煌都城”“云南趣事”“江南美景”“江淮重镇”回国后的曲折经历,《马可波罗传奇》的最终诞生。

  纪念馆精心复刻和还原所有场景片段。其所见所闻,参观者如临其境,啧啧称奇。马可波罗辉煌璀璨又曲折离奇的一生,旅行经历令人羡慕妒忌,旅行过程却波折诡异,这位风光无限,名利双收的旅行家与商人,背后却是世人不知的险象环生,磨难重重。你的梦想危机四伏,你还会坚持吗?

  从马可波罗纪念馆粗发,径直往前走几百米, 就到达了入住的酒店—途客中国个园东关街店,位于泰州路110号,东关街东入口。距离东门遗址、东关街、大运河景区仅仅几步之遥,周边便利店、小吃店、面包店应有尽有。出行方便,玩的尽兴。

  我们一进门,总台服务员就微笑相迎,我提出想要安静的房间,服务员爽快答应。出示身份证,立即办好入住。

  大堂环境宽敞清新,浓浓的INS风,淡淡的色彩、柔软的沙发、绿色的植被,仿佛在主人的精心布置的客厅里举办一场畅所欲言的文艺沙龙。

  电梯进入二楼,映入眼帘的就是“途客中国”的醒目招牌,房间密集,走廊略显昏暗。寸土寸金的区域也理解。

  标间约20多个平方,简洁明亮,布局恰到好处。整面墙展现的关东街老照片,青砖黛瓦,灯笼高挂,古典韵味尽在不言中,角角落落都是扬州。

  床垫和枕头柔软舒适,床头设有阅读小灯,卫生间马桶和浴室分离,二合一沐浴液洗完澡香香挞,大吹风机也相当给力。

  期间虽然出了小插曲,服务员阿姨快要下班,二话不说立刻来房间解决。服务态度和效率都很满意。

  在酒店登记入住时,问询附近美食。酒店前台毫不犹豫地说“东关街,从头吃到尾!”言语间满是自豪,东关街就是扬州的标志之一。游览扬州赫赫有名的东关街,就要先经过东门遗址。

  东门遗址修建于唐朝,历朝历代都曾在扬州要塞修建城墙,巩固边防。如今这些城墙的根基都只剩下断壁残垣,在钢化玻璃的掩盖下,游客匆匆而过,偶尔也会观摩。历史,可以淹没于尘土,终究不会忘却与尘埃。

  如今重新修建的东门遗址像一座郁郁葱葱的大花园,也是游客聚集之广场。城墙高高耸立,痕迹纵然斑驳,两侧着火红的横幅,感受到扬州温婉秀丽之余的热情好客。

  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也是从东门城墙进入扬州,开启了一段与扬州三年的神奇缘分,因此广场上也有马可波罗的纪念雕像。

  另外印象深刻的还有诸位革命历史人物雕像和古时大炮炮台等遗址。扬州在历史长河中也历经战乱,颠肺流离。缅怀先烈,珍惜和平。

  穿过东门遗址城墙的大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扬州最具有代表性的历史老街-东关街了。

  走过东门遗址,穿越过城墙,便是东关街了。作为扬州著名的旅游景点,地位举足轻重。老字号商铺林立,游客川流不息。难能可贵的是还有原住民居住于此。纵然商业气息浓重,终不失市井情怀。

  古朴且陈旧的老式建筑,记载了扬州的漫漫往事。人气爆棚的老店却低调地震惊。门口几乎没有营销广告。只开了一扇小小的门,食客们却门口已经在前呼后拥地排起长队了。

  [服务]店内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告知顾客先排队再买单,「桂花藕粉圆」现取,其他会送到桌上。

  食客过多,座无虚席,门外无排队指示牌,食客经常跑进来,又被告知出去排队。。场面多少有点混乱,缺乏秩序,服务似乎也谈不上。店内特地设置了冰桶,可自助加冰。这个服务值得点赞。

  排队到窗口,告知阿姨买些什么,当场结算,阿姨会给你小票。「桂花藕粉圆」直接窗口取,其他坐在位置上会送过来。

  就餐环境比较拥挤喧嚣。找到位置开吃了,新进的顾客站在旁边“虎视眈眈”等座。吃饭就像打仗,拼的就是速度!

  「桂花藕粉圆」6元,现场出炉,晶莹剔透,粉嫩Q弹,馅料甜蜜。藕粉细腻,桂花甜香。老店传承的手工精髓都浓缩在这碗「桂花藕粉圆」里了,很甜很甜。

  「扬州炒饭」10元,配料丰富,米饭金黄,颗粒分明,口感平淡无奇,胜在实惠。

  店内还提供其他盖浇饭、炒菜等等。价格都很经济实惠,份量和味道似乎也令旁桌游客非常满意。

  承受不了拥挤的人群,站在旁边等位的顾客。吃完「桂花藕粉圆」,扒了几口「扬州炒饭」便匆匆起身而去,另觅它食。

  冶春,东关街270号。在扬州似乎是个响当当的老字号,引得无数游客吃货竞折腰。既来之,则尝之。

  掀开透明门帘而入,一派扬州的水乡画卷映入眼帘。复古的吊灯精雕细琢,从屋檐上低垂,散发着朦胧又迷醉的灯光。墙上中英文双语简介,娓娓道来“冶春”往事。往事并不如烟,却更加发扬光大。

  请注意,扬州的点心都是按一大个卖的,份量就像一个大包子,并非如杭州小吃小巧玲珑,切记点多了。

  「蟹黄包」一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和朋友平分,肉馅细腻鲜美,汁水丰富得几乎溢出,蟹黄浓浓的滋味在舌尖飞舞。原来这就是地道扬州蟹黄包!

  电线日,扬州行的第二天,特地起了大早,追逐着晨曦,顺延着运河,步行进入一片半开发的老城区。为的就是体验来扬州地道早茶,花园茶楼运河一品店本身赫赫有名,也是当地人爱去的茶楼。那一口正宗的扬州味道,我们无穷期待着。

  [环境]早晨八点多的花园茶楼,虽然不需要排队,也是人气爆棚,座无虚席。环境略显局促但布置清新明亮。顾客一拨连接一拨,幸运找到了座位。听着扬州人软语家常,觅得市井烟火气息。

  [服务]服务员阿姨服务态度马马虎虎,自带老字号特有的傲气,或者是太忙碌,多少有些不耐烦。生意兴隆的店面有时候,成反比的服务态度或许反倒成了一种特色。

  「松子烧卖」一笼两大颗糯米烧卖,夹杂着浓郁的松子仁颗粒。一个烧卖足够半饱。

  「小烫干丝」扬州特色。烫干丝浸在热腾腾的酱油里,原来可以这般原汁原味。和杭州人口味比较接近。

  “晚期第一园”是名仕何芷舠于光绪年间修建的私家园林,何家乃当时的名门世家,何芷舠官场激流勇退后,选择扬州安家养老,何园原名“寄啸山庄”,建筑面积7000多平方,厅堂将近百间。可见何家经济实力极其强大,社会地位举足轻重。何家在何园居住18年后,居家迁往上海定居。自然是一段后话。何园,也经历朝代更迭,百年风雨沧桑,成为如今名噪一时的旅游景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亭台楼阁, 复道回廊,山石嶙峋,精雕细琢,错落有致。小桥流水,曲径通幽,镜花水月,山水与建筑浑然天成,令人心旷神怡,叹为观止。

  主人居住的两层楼名叫玉绣楼。中西风格合璧,浓郁的生活气息。西式的百叶窗、壁炉、浴缸、灯饰。欧式古典碎花风格的窗帘、桌布、茶具。可见何家青年一辈钢琴、油画、下午茶的文艺惬意生活。何家对外来文化的包容开放程度,可见一种与时俱进的生活方式。

  何园,何氏大家族的悲欢离合,中国近代史的风雨沧桑,似乎不过是墙上图文并茂的讲述,而何园,已然经历好几任主人,认人打扮也好,随波逐流也罢。它华丽又沉默着,无语向黄昏。

  不同于东关街的冶春,这家冶春外观颇有气势,面积宽敞,装修考究,雕梁画栋,舞台包厢。更是一家游客团餐中心和宴会举办场所。这样正式的餐厅就餐有点拘谨,或者街头小巷更有滋有味些吧。

  [服务]价格相应贵一些倒也自然,服务态度有点类似国企饭店,中规中矩,不冷淡不热情。

  「蟹粉狮子头」20元。一盅带汤的蟹粉狮子头。狮子头比较紧实,蟹粉颗粒清晰可见,参杂生姜的味道,口味相当咸,甚至忽视了它的鲜,需要搭配白米饭,才恰如其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