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江都 2019-10-04 23:24 的文章

无法忘怀的背影:我送亲人过大江

  1999年9月15日,第七届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结果揭晓,由南京市宣传部、南京电视台等联合摄制的大型文献纪录片《风雨钟山路》入选。

  一张名为《我送亲人过大江》的照片被纪录片选用,画面中一位梳着大辫子的姑娘奋力摇桨,载着解放军战士横渡江面

  颜红英为江苏宝应人,1949年,父亲颜建法带着19岁的颜红英和17岁的颜根兄,用自家木船在泰州一带跑运输,将大米、盐等物资运往前线。

  当时,军为了阻碍解放军渡江,抢砸沿江的船只,但老百姓纷纷将船藏起来。

  解放军发出号召征集船只渡江,19岁的颜红英抢先报了名。父亲得知后很是着急:“渡江很危险,是要死人的!”颜红英回道:“都到了这个阶段了,解放江南,有什么害怕不害怕的。”

  拗不过女儿,颜父还是答应了,和两个女儿加入到渡江战役支前工作中,还特地将自家船的船篷拆了,改装船只以便渡江需要。

  为了保证渡江的顺利进行,颜家的船和其他船只一起在扬州北夹江上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训练。这天,颜红英正驾驶船只进行渡江演练,敌人的炮弹从天而降,落在了船边,弹片擦伤她的脸颊,听力也因耳膜震伤受到影响。

  4月21日,和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渡江战役正式打响。次日下午五六点,江都中闸几百条船只整装待发,船上坐满了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颜红英的父亲负责在船尾掌舵,颜红英和妹妹轮流划桨,驶向长江南岸的渡口。

  就在颜红英奋力划桨时,新华社的随军记者邹健东用从敌人手里缴获的相机抓拍到了这一瞬间。照片洗印出来后,以《我送亲人过大江》为题发表出来。

  渡江战役胜利后,部队向颜红英一家颁发了渡江胜利纪念证和二等功臣证书。遗憾的是,这些证书在一场火灾中化为了灰烬。

  1951年,颜红英随丈夫前往吴江定居,过着平淡的生活。她鲜少对旁人谈起这段往事,只是会在子女面前说起。

  颜红英的小女儿董小妹回忆:“母亲不止一次和我们说过,别看我现在老得不成样了,但年轻时我也经历过大风大浪。”但因证书不在,就连女婿也对此事将信将疑,更不要说别人了。

  1999年4月,南京解放50周年之际,大型文献纪录片《风雨钟山路》播出,当那张渡江老照片出现在荧屏上时,解说词说道:“照片上的两位姑娘,你们是否记得50年前的那个傍晚,你们以纤弱的身躯划着木船送走了黑暗,迎来了黎明。划船的小姑娘,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纪录片播出时,董小妹的丈夫恰巧坐在电视机前,他赶紧叫妻子来看。董小妹表示,母亲年轻时的衣物都是自己亲手做的,习惯将上衣、裤筒都收紧些,加上那条标志性的长辫子,她知道,这个“小姑娘”就是她的母亲。

  5月7日,董小妹陪同母亲来到了南京。当纪录片编导们将《我送亲人过大江》的照片录像播放给她们看时,颜红英激动地站起来指着划桨的姑娘说:“这就是我!这就是我!”

  千里之外的邹健东得知当年的长辫子姑娘已经找到后,尚在病床上的他写信邀请颜红英前往北京相聚。在北京292医院,邹健东紧握颜红英的手,激动万分:“当年如果不是你们这样的船工奋不顾身地支援前线,百万大军是过不了长江的,人民的功绩是不能忘记的。”

  颜红英端详着这张照片,笑着说:“这是我的第一张照片。”尽管这张照片晚来了50年,当年乌黑油亮的头发早已变得花白,但送解放军渡江的每一个画面都深深印在颜红英的心中。

  解放70年来,为解放军渡江战役作过贡献的颜红英老人,一直过着一个普通农妇的生活。当年,政府号召开垦太湖滩涂时,她第一批迁往菀坪乡农场村,在那定居务农,并见证着新农村的建设发展。

  1998年,吴江市遭遇特大洪灾,从儿子口中得知部队官兵正在附近的大堤上抗洪抢险时,颜红英又来到了抗洪前沿,将事先准备的20余条毛巾递到官兵们手里,再现军民鱼水情深。

  上一篇:垫高“城市洼地”,让百姓幸福感爆“棚”!恩施州咸丰县凉水井安置项目正式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