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19-06-10 11:21 的文章

G20达成共识 科技巨头离数字税还有多远

  北京时间9日,路透社报道称,G20财政部长已于8日达成共识,要制定共同的规则以弥补Facebook等全球科技巨头为降低企业所得税而利用的漏洞。事实上,关于“数字税”,欧盟已试探多次,在法国、英国的带头之下,科技巨头们的日子也变得越来越难。然而美国还在背后撑腰,欧盟内部的分歧仍旧存在,数字税距离真正落地或许还要一段时间。

  不出意外地,大型科技企业再次成为讨论的中心。路透社报道称,关于数字税公报的最终版本在周日公布,“在解决数字化问题带来的税收挑战上,我们欣喜于取得的进展,并赞同采用双支柱项目策略”。此外,公报草案还提到,会努力基于达成共识的解决方案,在2020年前提交最终报告。

  科技巨头仿佛成了众矢之的。按照路透社的报道,一直以来,Facebok、谷歌、亚马逊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都备受批评,原因主要在于无论他们最终服务的人群在哪里,他们都会选择在低税收的国家实现盈利,从而减少纳税,这种做法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违反公平原则的。

  事实上,针对数字税,欧盟早已率先发难。去年3月,欧盟终于公布“数字税”方案,其中提到宣布拟对全球年收入超过7.5亿欧元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征税。但随后,这一方案几经波折,虽然法国、英国坚定地站在了欧盟一边,但包括丹麦、瑞典和爱尔兰的官员表示反对,称数字税将降低他们的竞争力。今年3月,欧盟也不得不宣布,暂停在欧盟范围内推行统一的数字税。

  带不动欧盟,法国准备先“单干”。今年5月21日,法国参议院刚刚投票通过向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税的法律草案。按照该草案,从2019年1月1日起,全球数字业务营收不低于7.5亿欧元和在法国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企业将被征收3%的数字税。按照法国财长勒梅尔的说法,2019年数字税的税收收入预计为4亿欧元,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6.5亿欧元。

  科技巨头似乎已经激起民愤。此前家乐福首席执行官Bompard在接受法国《星期日报》的采访时就曾提到,是时候解决实体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在财政上的不平等了。“他们的商品涌入市场,却不用缴纳增值税和几乎所有其他税种,这是难以接受的。在同样营业额水平上,他们应该交同样的税。”

  根据欧盟执委会提供的数据,传统行业企业需要缴纳的有效税率达到23.3%,而大型科技公司往往跨国运营,在欧盟缴纳的平均税率只有9.5%。

  得了便宜还不卖乖,是让这些科技巨头被盯上的终极原因。虽然欧盟已经给了科技巨头相对较低的税率,但后者还是优中选优,把自己的欧洲总部设立在爱尔兰等低税率国家,以规避在欧洲所缴纳的巨额税收,苹果和谷歌就是如此。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称,欧盟要率先对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征税,主要是因为这些大型的国际互联网公司在欧盟境内的其他国家有大量收入,这些收入带来的应税利润也是巨额的,但这些公司为了降低他们的纳税风险,就把从其他国家挣到的利润重新投入到税率更低的国家,这就导致这些科技公司在欧盟境内一些高税率国家挣到的钱流入到了其他低税率国家,造成欧盟境内一些高税率国家的税收损失。但加征数字税的话,对企业来说就相当于加征双重税,自然也会引起欧盟境内其他低税率国家的反对,因为双重税会使得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在低税率国家的市场份额下降或科技巨头的流失。

  挑战巨头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一次性挑战多个巨头。路透社提到,英国和法国一直是大力倡导企业征税提案的国家,而美国则恰恰相反。因为美国担心,在大力推进全球企业税收的问题上,美国互联网公司正在遭遇不公正的对待。

  今年3月,法国放风准备对科技巨头征税时就提到,目标企业约有30家,其中大部分是美国企业。而据《巴黎人报》报道,美国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苹果、优步、爱彼迎、缤客及法国在线广告企业Criteo均位列其中。

  去年欧盟酝酿出台数字税时,美国也被认为会成为数字税的重灾区。当时,根据欧盟执委会的估算,大约有120-150家互联网巨头会被此项规定所影响。但据了解,受牵连的企业中半数为美国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公布这项计划的同时,正赶上美国钢铝关税正式生效前的关键时期。

  如今,美欧之间的贸易博弈仍在继续,数字税也依旧时隐时现。而在这场美欧博弈之间,对于数字税本身而言,或许也仍旧存在诸多障碍。毕竟对于这些低税率国家而言,这些科技巨头就是吸金利器,数字税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割肉。

  杨世界称,欧盟内部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税率相对较高的国家,一个是税率相对降低的国家,对于这两大阵营而言,征收数字税就会出现不同的意见。例如谷歌在欧盟境内高税率的国家挣钱然后投入到低税率国家,就容易引起高税率国家的不满。但征收双重税就可能引起低税率国家的不满,因为他们觉得好不容易通过低税率政策或者优惠条件将巨头引进进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他们害怕失去谷歌这种巨头,担心影响这些巨头在当地的市场布局,进而影响政府的税收,从而造成当地经济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