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8-30 11:23 的文章

社会办的公寓也要让学生住得起

  近日,秦皇岛某高校的“天价住宿费”火了。据红星新闻报道,有学生爆料,其入住的鹏远公寓的双人间开出16640元/学期的“天价”,其中住宿费1200元,剩余14000多元都是“服务费”“设备使用费”等。据该生了解,去年这一宿舍的收费标准为5740元,一年内价格上涨近两倍。该生所住的宿舍为“鹏远公寓”,含公寓和食堂,均属于外包,由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提供。

  河北省教育厅2008年发布的《河北省大中专学校学生公寓住宿收费管理暂行规定》显示,非财政资金新建的学生公寓,按照宿舍室内人均使用面积、内部设施条件等划分为三个等级,最高等级为每生每年1200元。相比而言,16640元/学期的收费的确堪称“天价”。如此高昂的收费,无形中也会大大增加学生家庭的负担,想必学生们的入住也并非心甘情愿,否则不会出现在网上发帖投诉、向媒体爆料的情况。

  鹏远公寓收费的确高,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果提供的服务真物超所值,且能让学生自主选择是否入住,其实也并无不可。但从学生反映的情况来看,这两点似乎都未达到。关于高昂收费,公寓方的回应是包括了诸如入室打扫等多项服务费用,可学生反映“确实每天都有阿姨进来拖地,但总是进来用拖布转一圈就走了”,并质疑如此服务无法匹配1万多元的收费。

  而学生能否自由选择的问题,公寓方的回应是学生可自愿选择,但学生却认为并非如此。“因校内宿舍床位有限,校内宿舍床位按照学生报到的顺序选择,导致一些学生无法住进校内宿舍,故选择了鹏远公寓”,也就是说报到时间靠后的学生,极有可能只有昂贵的鹏远公寓可选,这又算得上哪门子的“自愿选择”呢?

  在校方实力有限的情况下,选择引入社会机构企业作为解决学生住宿问题的补充力量,无可厚非,甚至今后还可能是大势所趋。但校方的出发点应始终是维护学生的正当合法权益。

  在引入社会力量后,更不可当甩手掌柜,而应把好监督关。不能因为有社会力量办的公寓,就将学生的住宿问题推给市场,因为校方不只有为学生提供教学设施的义务,更有责任为学生提供条件达标、价格合理的宿舍。

  在校方有充足平价宿舍供选择之后,如果部分学生追求更加舒适的居住条件,那完全可以去住收费更高的公寓。而不是在没有满足这一先决条件的前提下,将学生推给市场,那学生就是不想住也不得不住了。

  另外,关于天价收费,秦皇岛市场监督管理局称,“鹏远公寓属于社会力量办的公寓,收费标准是否合理,不由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社会力量办公寓,的确有充分的自主定价权,但这样的定价权并非无限与任性的,也应遵循价值规律。如果所提供的服务与收费完全无法匹配,那高收费就有“宰客”的嫌疑,市场监管部门又岂能置身事外呢?

  鹏远公寓之所以敢像学生所反映的经常性趁机涨价,且这次新学期如此大幅度地调高住宿费,或许正是因为学校、市场监管部门的缺位与不作为,如果校方与当地市场监管部门能履行自身监督监管责任,那不得不入住的天价公寓又怎会成为学生不能承受之重呢?

  好在秦皇岛市政府已经成立联合工作组进驻学校开展工作,对网上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其中究竟是否存在猫腻,希望能尽快水落石出,保障好学生的正当住宿权益,而这也是他们开展正常学习的重要前提与基础。(夏熊飞)

  此刻状态反常的骗子们,可能下一个电话就又把某位无辜的大爷或大妈骗得团团转。这些诈骗者赌的本来就是概率,一千次被揭穿都没关系,只要骗到一次就算赚到。

  不管怎样,疑似骗局被曝光,大家首先“声讨”的是被骗者而不是可能行骗的一方,这不是正常的社会心态。一个信息相对透明、被骗风险较低的社会,绝不是靠骂“被骗者”骂出来的。

  从之前的“不管不问”,到如今的动辄“唱衰”,都有害无益。真正关心孩子们的劳动教育和自理能力,需要理智的公共讨论和建言献策,而不是扭曲个案、放大其离奇性来作为谈资。

  无论从现实的需求,还是国外的经验,以及弥补既有的行业短板和服务缺陷,医疗机构对老年群体开展护理需求评估,才能在做到普惠服务的同时,实现“量体裁衣”的个性化发展。

  说到底,对于学校管理者以及家长来说,好成绩是硬道理,具体如何管理是次要的。只要能够出好成绩,再严也都能够接受。但值得质疑的是,严管就能出好成绩吗?

  此次风波再次提醒,拿着补贴的高校食堂,不能想涨价就涨价。同时,高校对于食堂管理,不能听之任之,全流程的规范化操作,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底线

  一旦有人坠入枯井,地方政府会不计代价千方百计救援。然而,这种“生命高于一切”的理念不应只体现在出事后。在“平静”的时候解决枯井,正应该是有关方面高度重视的问题。

  仅以这几款修订而言,最大的进步当数尊重科学和科学精神,以及关注和造福民生。未来,《药品管理法》还会修改,目的当然是通过法律的协调,更好地保障和维护公民的健康和生命权。

  共享产品终究还是商品,并不是公共服务,原本就不是适用每个人的。企业提高价格还能找到目标消费者,且能很好地存活下去,就是好企业,至少比那些坑害消费者的企业靠谱。

  不管是谁,都不能在法律面前搞特殊,更不能让校园净土异化为私人牟利的“猎场”。综合种种不可思议之情形,这起天价公寓风波已不是简单的乱收费,有必要好好查查。

  现行星级评价体系已经落后市场发展,饭店星级评价体系需走市场化、专业化道路,通过严格审核、专业评定,努力打造成市场认可的标准,以发挥星级评价体系的权威性作用。

  这样的务实改革,再多些、再快些。须知,无论是默许个人代购海外新药,还是缩短国外新药进入国内时间,这种种努力,都彰显着一个社会关于“生命至上”的价值捍卫。

  有关宠物产业立法的倡议,在业界和一些城市也已经被提出。从发展现状来看,无论是宠物医疗,还是其它与宠物有关的产业,其标准和法律确实都不应该再继续空白下去。

  应从制度层面发力,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合理奖惩机制,对能够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工作的职工给予合理奖励,而对拖延偷懒的雇员进行惩罚,用制度擦亮职工的奋斗底色。

  保护亚马孙雨林不只是巴西人的责任,也是地球人的责任。目前亚马孙雨林是多个国家赖以生存的母体,而且其他国家也会有样学样地学习巴西以解决当地人的生存问题。

  无论是“劝告同意”,还是“知情同意”或者“家属同意”,都必须以本人意愿为前提,让每个人在生前就对是否捐赠作出明确的表态,一个强行登记制度就足以解决问题。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离不开保洁,家政服务正在成为日益兴盛的行业。而行业的健康发展,既取决于从业者的素养,也取决于平台的责任心,还取决于职能部门的监管力度。

  克扣押金这种让人深恶痛绝的现象,过去正是因为打击力度匹配不上其危害性,才没有得到有效治理。当然,在对其用猛药之后,还是要依赖日常监管的完善,才能保证市场的持久健康。

  新能源车无疑是未来发展趋势,保险公司应将眼光放长远些,在依法保障车主的合法权益的同时,为未来的市场打下基础,绝不能“高保低赔”,让消费者吃下暗亏。

  ETC是一项事关民生的大事,相关方在看到利益的同时,也理应坚持以用户为本,而不能只打自身“小算盘”。只有获得了用户的信任与支持,才能在ETC这片蓝海里畅游无阻。